您現在的位置:網站首頁>> 校友之家>> 校史拾萃>> 正文內容

1956屆校友過世傑:遷入八角紅樓學習

作者:1956屆校友過世傑 來源:校史辦 發布時間:2015年01月08日 點擊數:

我們這一代深深地烙上了時代的烙印。50年代是追求進步、追求真理的時代,是豐富多彩、充滿歡樂的時代。那時既崇尚“學好數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”,又崇尚能寫得一手好文章;那時上課沒有搗亂,考試沒有作弊,同學學習認真刻苦;那時文體活動生龍活虎,社會實踐五彩缤紛,拾到一分錢也要交給警察叔叔。我在一中,度過了“激情燃燒的歲月。

在學前街學習時,我們每天默誦著孔廟(學宮)聖賢教誨。課余,在“進賢亭”旁、古銀杏樹下,在“聖域””“賢關”“一榜九進士、六科三解元”的牌坊下捉迷藏;有時還奔過圓孔橋到河對面的錫師操場跑步、打鬧、遊戲。學生時代天真爛漫,無憂無慮。1954年,在錫山大橋旁,氣勢宏偉的八角樓新校舍落成,學校從學宮搬遷人新址。

全校師生喜氣洋洋地進入了一個全新的環境讀書學習。那座八角紅樓是市一中的象征,是我們求學的殿堂,那裏培養了無數的人才和精英,是無錫教育的豐碑!學校還有許多標志性建築——全新的圖書館、實驗大樓、體育場館、師生宿舍、餐廳等等.規模之大超過一般大學。

老師教風嚴謹、踏實。學生學習勤奮主動。我在一中讀書時,從未感到學習的壓力,只覺得輕松愉快。那時我們求知欲強,沒有多少功利性,只管努力學好每一門功課,就像一條條小魚在知識的海洋裏快樂地遊玩。一中開啓了我的智慧,鍛煉了我的才能,讓我懂得了上進,學會了做人。

教數學的是錢淵如老師,他教學極其認真,講課概念清楚,邏輯性強,啓發學生獨立思考;生物老師龔琴萱和藹可親,這門課我特別愛聽,從課堂上知道了大千世界無奇不有,成千上萬種動植物生活在天空、陸地、海洋,與人類爲伴,生物鏈一環緊扣一環,互相促進、制約。體育老師紀斌健是一位非常出色的跨欄運動員,體育課上得有聲有色。

在一中新校舍上課對我來說比過去更艱苦了,每天5點半起身,用了早餐,6點半起程,從東鼓樓走到新一中路上要花費約1小時的時間;酷暑寒冬、刮風下雨、大雪紛飛時,要花更多的時間在路上艱難邁步,往往被雨雪淋得渾身濕透,仍然咬緊牙關堅持上課。

新一中有食堂,老師食堂和學生食堂分開。學生10個人一桌,兩葷兩素一湯。葷菜是名副其實的,肉就是肉,魚就是魚,沒有任何摻雜;蔬菜也是新鮮的,有充分的油水。用餐的學生有三百人左右。後來實行分食制.定量供應,每星期登記一次夥食,用瓦缽蒸飯。早飯是統一的稀飯,中、晚飯的萊分甲、乙、丙三種:甲菜是全葷,乙萊是素中帶葷,丙菜就全是蔬菜了。還有大批學生自帶飯菜,拿到食堂裏按年級免費蒸煮。我帶上蘿蔔幹盒飯,中午在食堂老虎竈沖熱水泡飯吃。

學生的世界也分三六九等。我沒有參考書,所以考試時會遇到從沒見過的難題;我沒有自行車,所以在往返的路上要比別人多花兩小時;我沒有條件在學校食堂吃飯,所以蘿蔔幹盒飯就是我的美餐;我課余時間還要賣棒冰,所以課間及中午沒有休閑時間.

一個貧窮人家的孩子想在學習上戰勝別人,要付出比其他孩子多得多的汗水。因爲,我唯一可以證明自己的只有成績和對集體的關心。從小的成長經曆讓我承受了太多的委屈和苦難,但正是這些給了我直面人生的勇氣,是“窮”給了我發奮讀書的動力,給了我一心上大學的渴望。我能坦然面對同學的目光,從不隱瞞我賣棒冰的生涯和艱難的家境——它只是一個存在,一個我生命中平和的存在而已.因此,我雖然貧苦,但不自卑,更不自暴自棄。我自食其力、自強不息的精神得到學校領導和廣大師生的贊許。

當時的教導處主任李谷領老師稱我爲“賣棒冰的學生”,他十分欣賞我勤工儉學、刻苦學習、不畏困難的精神。

一次,李老師叫我到教導處去,我心裏忐忑不安,莫非我犯什麽錯誤了?

“學習怎麽樣,課余還賣棒冰嗎?”李老師關切地問。

“學習還行,賣棒冰要湊學雜費,還要補貼家用。”我說。

“你太辛苦了,還是要以學習爲主,課余賣棒冰太累了,要拖垮身體的。”李老師和藹可親地講.“建議你星期日和暑假去賣吧!你有困難,學校幫你解決一部分,我們決定減免你所有的學雜費。”

當時我百感交集,幾乎要哭出來,一股滾滾暖流湧進心田.

人生苦短,來這世上走一遭不易,人在困境中能得到援助是莫大的幸福,這是人間真情!它能夠支撐我們走過漫漫人生之路……

[關閉窗口] [添加收藏]
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