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網站首頁>> 國際課程>> 國際交流>> 正文內容

2015年10月無錫一中師生赴德有感(三)

作者:高二2班 储时哉 來源:國際部 發布時間:2015年12月22日 點擊數:

陳泰西訪歸幾事書

什麽時候,德意志的戰火,化身雕像前的肅穆。

什麽時候,法蘭克的榮光,墜落小徑旁的塵土。

只有那亘古不變的宮殿,幹雲蔽日的教堂,輪回變換的星辰,和纏綿缥缈的風,順著勝利女神的權杖,指向我們,無盡而迷茫的道路。

我還是不由得記起,踏入這片領土的時候,日光很強烈,雲很少,垃圾桶被分成了五六種面貌。驅車的路上,沒有在中國,那種從城市步入鄉間的落差,只有從人世走向太虛幻境的意境。因爲,浸著余晖的德意志聯邦共和國,溫婉且不失華貴。

然而初入異國他鄉的我,不僅是好奇,還帶著敬畏。以至于在家中,面對著和善且熱情的人,鄙人總有些過分地拘謹。可能這在與我聽到的一番話:德國人是世界上最古怪的民族。

不錯,當然有時是,有時不是。

就好像整日宣傳規則意識的市民也時常會闖紅燈,平時衣冠楚楚的紳士也會在酒吧不省人事,明碼限速的路上也會出現疾馳的黑影。如果說他們的社會充滿很多的矛盾的話,倒不如說,這個社會的發展正是基于這些矛盾。

率真且嚴謹,這大概是與中國有所不同的文化。他們可以在工作日每天六點敲動征铎,也可以在周末的傍午時分仍睡眼惺忪。可以在鄉間公路飚出兩百碼的高速,也會在路口停下,環顧有無車輛經過。

這就是一種沒有中間點的生活。是或不是,1或是2,沒有中庸,沒有大約,沒有或許。理性或是放縱,分的很清明。

這是壞事嗎?我說不准,因爲我無法用自身文化的意識形態來強行評價另一種價值觀。或許他們自己也說不清,畢竟他們連萊因河的水有多深都不敢妄加猜測。

還有一點令我印象尤爲深刻,我暫且稱其爲貴族精神。

周末的早上,沐浴著晨光,與其說他們是在准備早餐,不如說他們是在雕琢一件藝術品。將每一塊奶酪與黃油的位置都考慮的盡善盡美,將每一片火腿的姿態都演繹得無與倫比。兩個小時的准備,一個上午,一家人,潔白的碟子,並不刺眼的光線,一片花園,一個半小時的早餐,我似乎明白了歐洲人爲什麽瞧不起美國人。那種整日吃薯條薯片漢堡的人,又怎麽能體會真正的生活的情調。亡命之徒的後代與騎士的後代,終究還是有區別的。

不光如此,他們對自由的追求,也不是靠所謂的演講與拉攏人心。在動物園,將禁锢動物的圍欄敞開,讓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在你面前咀嚼,奔跑。教堂的鍾聲,隨你追隨或是熟視無睹,都在每個清晨鳴響,國會大廈的莊嚴,總帶著遊客的嬉笑與打鬧。在莊嚴的夜幕下,我,沒有見過議案,沒有聽過辯論,但也同那些政客一樣,目送著鐵血三色旗在夜幕中飄揚。

我想當感念,我所來過的德意志,不是納粹,不是GDR,而是一個曆經了兩戰風雨,國破家亡之後重新崛起的富強國家。我所見過的德國人,不是只會行納粹禮的愚民,也不是專制下的魚肉,而是真真正正繼承了查理大帝和法德瑞科大帝高貴血統的人。

而我,走過真正的德國,相會真正的德國人,過真正的德國生活,足矣。

       

 

[關閉窗口] [添加收藏]
更多